夜行者:平妖二十年

返回首页夜行者:平妖二十年 > 第三十五章 两个选择

第三十五章 两个选择

  找我?

  我有些诧异,说你找我干嘛?

  苏烈伸手过来,揽住了我的肩膀,说找你也不一定有什么要事,我虚长你几岁,你就把我当大哥,咱们随意聊聊就行——对了,你跟刚才那姑娘,是什么关系?

  我此刻的心中充满了甜蜜,几乎是下意识地张口,想要宣布我跟秦梨落之间的关系。

  然而话语都快要说出口,我却还是中止了。

  原因有二。

  其一,虽然我与秦梨落,算是一吻定情了,但那种情况下,到底作不作得准,事后秦梨落回想起来,会不会觉得我是在趁人之危,这件事情我在没有确定之前,贸然宣传出去,着实是有一些不太尊重人。

  要是她反悔了,那么大家岂不是很尴尬?

  其二,则是鉴于苏烈与白老头儿的关系——白老头儿,可是一直都在撮合我与老板娘刘娜两人的感情。

  虽然这只是他的一厢情愿,但如果这个时候爆出我与秦梨落的消息来,必然会传到白老头儿的耳中,到时候他会怎么想,我还真的没办法预料得到。

  那家伙,可是很厉害的。

  也很古怪。

  尽管我自己觉得心底无私天地宽,但人嘛,终究是不喜欢麻烦的。

  事情如果能够简单一些,那就一切从简。

  话语在我的嘴里转了一下,我回答道:“之前就认识的朋友,而且她变成这样,就是因为我……”

  苏烈点头,说了解,走,去你房间,你先洗个澡,咱们再好好聊一聊。

  他这般说,我方才反应过来,我身上满是秦梨落之前基因崩溃时散发出来的气息,这种陈腐的臭味我自己已经习惯了,并不觉得,但是在苏烈这儿,着实是有一些熏。

  我点头,说好。

  两人回到病房,我拿了一套新的病号服,去洗手间洗过澡,换了一身衣服之后,走了出来,问道:“怎么样?”

  苏烈揉了一下鼻子,小心说道:“要不然,再洗一遍?你别怕费香皂,使劲儿用。”

  瞧见他这模样,我才能够感觉得到秦梨落之前心中的绝望。

  她之前,可是让人高不可攀的女神,而在前几天,她却化作一滩发脓恶臭、让人嫌恶的病人,这样剧烈的身份变差,对于一个美女来说,如何能够承受得住?

  也正因为如此,方才使得我之前的举动,有多么的真诚。

  只不过,越是如此,我越发觉得自己实在是有一些趁人之危,因为如果是之前的秦梨落,我未必能够有与女神一亲芳泽的机会。

  我照着苏烈的吩咐,重新洗了一遍澡,然后来到病床这儿来。

  苏烈叫护士过来处理洗手间的衣服之后,方才回来,拉了上次那把椅子,在我旁边坐下。

  我有些着急,问道:“你们会怎么处置秦小姐?”

  苏烈一愣,说怎么处置?这是什么意思?

  不管是我主动的,还是秦梨落被动的,总之现在的情况,是秦梨落的身体里,已经被种下了朱雀妖元。

  这事儿我能够知道,那么作为天机处顶尖牌面的田副主任,自然也知晓。

  朱雀妖元这东西,到底有多么珍贵,用不着别人提,我也知道。

  我很担心,田副主任,以及天机处会在这里面,做什么手脚,如果是这样的话,我就算是拼死,也要站出来阻止的。

  不过,这只是一个可能而已。

 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,419处,也就是所谓的“天机处”,给我的感觉还是极为友好的。

  我盯着苏烈,不说话。

  他是聪明人,稍微思索一下,就明白了我的意思。

  虽然他可能并不太知道这内中的情况,但大致能够猜到,他笑了,说道:“秦媛小姐是港岛中文大学来燕大交流的港岛学者,而秦梨落,则是港岛霍家的法定继承人之一。港岛中文大学在亚洲学术领域,享誉盛名,而港岛霍家在促使港岛回归,以及经济繁荣方面,也是起到了极为重要作用的——不管是前面的学者身份,还是后面的夜行者家族身份,只要不发生什么原则性的问题,我们都是不会对她怎么样的,只会尽可能地维护她的利益。”

  说完,他又说道:“另外,她在燕京,也有许多颇有权势的长辈,这些长辈个个都能够在朝堂之上说得上话,而我们这些具体的办案人员,都是受气的小媳妇儿,只能够给人欺负的份儿,还熬不成婆婆……”

  听到他的这话儿,我忍不住笑了。

  这哥们表面上看起了十分严肃,随便扔一地方上去,都是一任父母官的架势,此刻在这儿,跟我说着话,都是小心翼翼的,赔着不是,着实是好笑得很。

  我说行吧,你有啥事,就说,咱别绕弯子。

  苏烈哈哈一笑,说行,咱们也不绕圈子了——我听老领导说,你想要张宿秘境里面的烛阴,对吧?

  我听到,整个人都变得精神起来,说道:“对的。”

  苏烈看着我,说烛阴这东西,它属于传说中的物件儿,听上去很玄,但除了用来鼎炉炼丹之外,用处其实并不大。你要这东西,到底是要干嘛呢?

  我一听,就知道白老头儿并没有将我的全部情况,跟苏烈,以及他身后的部门说完。

  他是有保留的。

  我知道白老头儿是对我的保护,也下意识地做了保留,说:“这个,一个朋友需要。”

  苏烈说你说的这个东西,我们有,但这些资源呢,属于战略性用品,是封库保存、登记录册的,不可能随意拿来送人;为了你的事情,老领导跟上面的人发生争执,甚至还拍了桌子,闹得很大,但我们现在的头儿也很为难,天机处并不是一个独立的部门,也有许多的监管机构,任何的决定都会被掣肘的。我老大去跟人沟通了几回,最后得到了一个回复,说是东西可以给你,但不是现在,而且还有一个条件。

  我说什么条件?

  苏烈看着我,犹豫了一下,然后说道:“其实呢,也不算一个,你有两个选择,第一,就是加入我们天机处,如果是这样的话,你就是自己人,申请调用战略性物资,就属于内部供应了,这个是理所当然的,没有任何人会反对。”

  招安?

  我听到这话儿的时候,脑海里第一的反应,就是《水浒传》里面的梁山招安。

  事实上,这并不是我第一次面对这样的事儿,之前在羊城的时候,就接到过公安厅的邀请,不过当时我是拒绝了。

  倒不是说我有多么的清高,也不是我对于编制这铁饭碗一点儿都不心动。

  最主要的,是“灵明石猴”的血脉,让我完全没办法停下来。

  我没办法过上安稳的日子。

  同样的理由,对于苏烈的这个提议,也是一样的道理。

  我摇了摇头,说不好意思,我……

  苏烈仿佛早就知道我会这么说,哈哈一笑,说没事,还有另外一个选择——在下个月的时候,会有一个前往长白山、为期两个月的集训营。这个活动呢,是我们419处联合各大协会、部门来组织的,是用来针对于‘噬心魔’的集训,届时会邀请全国各地富有潜力的年轻人和名家过来参加。集训营会有几个部分,包括培训、对练与推演,另外还有结业演习等等……”

  他跟我介绍起了这一次的集训活动来,从主题上面来讲,是充满了积极正面的意义,甚至于有点儿古代武侠小说里面“武林大会”的架势。

  但做过药水供应商的我,却隐约能够从这里面,嗅到几丝不一样的气味来。

  很明显,天机处希望通过这一次的集训活动,加强与各地修行者、夜行者之间的沟通和交流,并且从这里面发掘出有潜质的人才来,并且加入他们。

  这个,从本质上来讲,跟港台综艺节目的选秀活动很像。

  而即便是有人不加入,也能够对当下的江湖局面,有一个很重要的了解,甚至监控。

  之所以选择年轻人,大概是觉得成名已久的那些大拿,思想已经过于稳固,有了自己的圈子和势力范围,也少了许多的热血意识,反而不如年轻人好培养吧?

  当然,这个活动,对我而言,其实也有着很积极正面的意义。

  最主要的原因,就是它其实是对抗那恐怖噬心魔的一次演练。

  而我,与那噬心魔,虽然从实力上相差甚远,但并没有减弱我对它的警惕和恨意。

  至少,那朱雀的身体,还在噬心魔的手中呢。

  介绍完了集训营活动之后,苏烈说道:“这是第一届集训营的活动,后面还会视情况,组织第二期、第三期,总之我们会努力跟民间高手交朋友,加深沟通,消除误会。而上面说了,从南方省那边递过来的资料看,你侯漠算是比较有典型代表的一位民间夜行者,如果你能够参加,能够起到很好的号召作用……”

  我有些心动,说你是说,只要我能够参加这第一届的民间修行者集训营,就能够拿到烛阴?

  苏烈摇头,笑道:“哪里有这么的简单?”

  我说还需要干嘛?

  苏烈说上面说了,烛阴呢,会拿出来,当做奖品,给予这一次集训营表现良好的学员,而你如果真的想要的话,那就在一个月后的集训营里,好好表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