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行者:平妖二十年

返回首页夜行者:平妖二十年 > 第三十一章 半渡而击之

第三十一章 半渡而击之

  长戟妖姬依旧是带着那张面无表情的人皮面具,短发,双目锐利如鹰隼,婀娜的身子卓然而立,让人感觉这个女人当真是高深莫测。

  她的出现,将原本就扑朔迷离的情况,变得更加复杂。

  原来一切,都在她的掌握之中?

  那张洁老师,是不是她的人呢?

  又或者说她跟回声谷的那帮夜行者,有着不可告人的联系,这才使得那帮看上去与我们并没有任何冲突的夜行者,突然间就对我们动手。

  无人知晓,我们现在也不可能去找她得到答案,唯一能够确定的,是她应该也是从窜天猴那里得到了一些信息,虽然并不全面,但应该也是知晓白虎秘境的下落,并且猜测到官方也会组织人手过来探寻,所以她才会一直跟在后面,搭了一班顺风车。

  这娘们到底有多厉害,我也是前不久才得知的。

  黄泉引内廷的重要人物,而且极有可能,是噬心魔的干女儿。

  这样的身份,使得她即便是在一众黄泉引大将之中,也是格外耀眼的,并且能够统领许多实力高出自己的黄泉引高手。

  而此刻,她带着人,赶到了这地狱八重寒界来。

  我们三人,下意识地藏了起来,就连小和尚,也掐动法诀,将降魔杵里面燃灯古佛舍利子的气息给收敛起来,不让那帮人瞧见。

  毕竟舍利子在驱邪方面是圣物,但用来对付这帮宵小,还是差了一点儿功夫。

  我们小心翼翼地将自己给隐藏,害怕被那帮人发现到。

  好在那帮人专注前路,倒也没有想着这一片白骨废墟之中还藏得有人,所以并没有东张西望,而是循着离去队伍的痕迹向前走着。

  等他们稍微走远一些,我低声问道:“怎么办?”

  现在的情况,变得越发扑朔迷离,我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,而马一岙却并没有在意,反而是略有惊喜,说这帮人既然敢在横空独桥上面就动手,要么就是知晓白虎秘境的路途,要么就是想要擒下我们之中的关键人物问询,不管怎么说,他们对于白虎秘境的去路,应该是有所了解的,不然就会投鼠忌器。

  我说那岂不是跟着这帮人,就能够找到白虎秘境?

  马一岙说地狱八重寒界四通八达,到处都是陷阱,然而这帮人却能够找到这儿来,还说明了一件事情,那就是我们的队伍里,可能有内鬼,在一直给他们留下方向印记,又或者,他们在我们队伍里的人身上,下了定位的手段,所以能够一直跟踪。

  我想了一下,将这几天经历的事情在脑子里面过了一遍,很快就想起一件事情来。

  “六号,是猛虎班的六号。”

  经我提醒,马一岙猛然一拍大腿,说道:“对,应该是他——他先前被回声谷的那帮夜行者给擒获,然后跟我们作交换,定然是给那帮人在身上动了什么手脚。我说那帮家伙后来的攻击怎么那么疲弱不堪,原来真正的目的,居然并不是要杀我们,而是在我们的内部埋下引子……”

  我说你当时给他治伤的时候,他有什么异常表现么?

  马一岙说道:“定位的办法有很多种,可以在衣服、包裹里放下某种东西、符箓和印记,也可以在体内防止某些蛊虫、印记和纹身,如果不是特别防范的话,是很难注意到的;而且当时那帮人放火催促,我根本没有时间去检查这个。”

  小和尚说道:“如此说来,那彭队长等人岂不是如同没穿衣服一样,完全透明不设防?”

  我点头,说正是如此。

  马一岙当机立断:“我们跟上去,看看这帮人到底是要干嘛。”

  不管长戟妖姬和她手下的这帮人是去找寻白虎秘境,还是跟随着彭队长等一行人,对我们来说,都是一样的。

  我们只要跟着就行。

  三人确定之后,开始小心翼翼地出发,远远跟随着这帮人。

  我们走出了那一大片的远古战场,然后朝着远处的丘陵浅坡走去,长戟妖姬一行人在前面走着,时走时停,偶尔还会摸出一个类似于罗盘的东西来确定方向,不知道是不是在定位六号,而我们则在后面跟辍着,小心翼翼,不敢暴露自己。

  如此行走了二十几分钟,我们来到了一条蜿蜒流淌的河流边上。

  这条河有点儿宽,差不多七八丈的距离,跳肯定是跳不过去了。

  不过好在河边有船,有大有小,都是很古老的样式。

  长戟妖姬一行人坐上了船,然后开始渡河,而我们则顺着陡坡缓行,害怕被人瞧见,所以一直不敢冒头,一直等到了他们消失在了远处,我们方才敢摸到了河边,攀上了一条木船。

  那木头是纯黑色的,有点儿像是阴沉木,手指叩上去,有金铁之声。

  船上还有桨,也是同样的材质。

  我们上了船,马一岙站在了船尾摇桨,然后对我们说道:“大家注意了,夏龙飞怎么死的,你们也都是瞧见的,要是不想变成冰坨坨,就小心点,不要乱晃,遇事也别惊慌……”

  我们表示明白,马一岙开始渡河,一开始并没有什么,然而行到河中,突然间船底下开始传来撞击声,咚咚咚,如同敲鼓一样密集。

  马一岙弄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,只有越发努力地摇桨,并且让我们注意平衡。

  我和小和尚一人坐一边,在这激烈的撞击中,努力保持平衡,而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间一条巴掌大的鱼儿从水里蹿了出来,腾然于空中,紧接着张着嘴,朝着我撞来。

  这鱼儿虽然只有巴掌大,但大半个身子都是张开的嘴,我甚至能够瞧见那细密而尖锐的牙齿,显得无比锋寒。

  砰!

  小和尚在我对面,眼疾手快,挥起降魔杵,将那大头凶鱼给一下打飞了去。

  那鱼儿一落水,还没有等我喘过气来,从黑沉沉的水面之下,居然又跃起了好几条鱼,都朝着船上扑来。

  我有样学样,摸出了金箍棒,如同打棒球一样,全部都给拍飞。

  这帮鱼儿虽然劲儿大、速度快,但终究比不上我单身多年的手速,当下也是啪、啪、啪一阵乱拍,全部拍飞了去,然而还没有等我喘过气来,突然间,嗡的一声,无数鱼儿从水面跃起,朝着我们这儿扑来,而正在奋力摇桨的马一岙惊声喊道:“不好了,我的桨被咬断了。”

  他举起桨来,折断了一截,而残存的这部分,居然满是拼命摆动尾巴的大头凶鱼。

  这些畜生死死咬着那船桨,密密麻麻,看得着实吓人。

  与此同时,我们都感觉脚下有些古怪,低头一看,却发现不仅是船桨被咬,就连船底,都给咬出许多的洞,那河水已经顺着那一个一个的小窟窿冒了出来,而船也开始往着下方缓慢沉落下去。

  船,要沉了?

  而我们这会儿,离河对岸,却还有一点儿距离。

  怎么办?

  瞧见这般的绝境,我反而是将心思给沉了下来,深吸了一口气,然后对马一岙说道:“看我的棒子!”

  我将体内的妖力疯狂逼发,全部贯注在了金箍棒上,金箍棒迅速变长,落到了对岸去,而随后,它开始变大变沉,却是压住了船,把它往河中沉去,而得到了我提醒的马一岙拉着小和尚,直接跳到了棒身之上,随后并不停留,踩着那棒子,快速前进。

  我跟在后面,几个起落,却是落到了河对岸,这时金箍棒的大半个身子,都已经进入河流中。

  而刚才搭载我们的船,已经沉入了河底里去。

  我赶忙将金箍棒收回,那玩意入在手中,却是一片冰寒,上面满是冰花,冻得吓人。

  我不敢拿着,赶忙收了起来,而就在这个时候,我听到一阵异响,紧接着有二十来个黑影,出现在了离我不远的坡地上面。

  一个短发女人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,盯着我们。

  我抬头望去,瞧见长戟妖姬一行人并没有离开,而是一直就在这里,等着我们呢。

  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?

  不存在。

  对于这位智近乎妖的女人来说,小心谨慎、计算周全才是她的标签,尽管我们那般的小心翼翼,到底还是被她发现了端倪,在这儿等着我们。

  说不定,刚才河里面的那些凶鱼,也是她在捣鬼。

  要不然,为什么她和其余人渡河的时候,一点事儿都没有呢?

  我瞧着那身材婀娜的女子,心中有些惊骇,而没等我反应过来,她的手一挥,一大群人就从浅坡之上,猛然冲了下来。

  杀意在河流上空,不断翻滚着。